1. 企業管理
  2. 項目管理
  3. 技術管理
  4. 教育培訓
  5. 建筑導示
  6. 軟件資料
  7. 人資管理

1075165489

新聞論壇

    京津冀一體化三大規劃將出臺 即將上報國務院

  • 發布時間:2014-07-23文章來源:新京報  |  瀏覽次數:1116

 專家稱京津冀一體化協同發展總體規劃及交通和環保兩個專業規劃,即將上報國務院

  京津冀一體化最早可追溯到1982年,當年公布的《北京市建設總體規劃方案》首次提出“首都圈”。此后歷時多年,從“京津冀經濟一體化”到“京津冀都市圈”終于升級到國家戰略層面的“京津冀一體化”,這一過程走了30多年。媒體報道稱,7月份京津冀一體化有關議題將提交高層。

  記者昨日從參與京津冀一體化規劃進程的相關人士處了解到,京津冀一體化規劃分成京津冀一體化協同發展的總體規劃,其由發改委制定,此外還有交通和環保領域的兩個專業規劃,三個規劃將同步出臺。

  記者獲悉,原本計劃于上月底出臺的這三個規劃正在緊鑼密鼓制定的最后階段,即將上報國務院,獲得批復后公布。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長常紀文告訴新京報記者,京津冀一體化的重點是交通問題,其主要關注如何通過交通一體化來促進城鎮化發展,并帶動GDP增長和整個經濟社會的發展。“京津冀怎么一體化,首先就要交通一體化。”他說,“比如發展高鐵、輕軌,打造一體化區域,為京津冀一體化創造便利交通條件。”

  對于環保規劃而言,他表示,應該具有可實施性、可監督性的措施要求,如可以參照已經出臺的“大氣十條”和即將出臺的“水十條”,出臺京津冀地區一體化的環境保護工作具體實施細則,此外,也要注意部分治污措施協同化,如在機動車污染問題上,京津冀地區在統一油品質量的基礎上,可統一限排、統一限行。

  河北省社科院副院長楊思遠亦表示,當務之急就是交通對接,“交通問題如果不解決,大城市病沒辦法解決。”

  經過長時間的醞釀后,此次京津冀三大規劃上報國務院,在常紀文看來,京津冀一體化不單是一個區域發展的問題,還意味著將在國家發展中間成為新的增長極,如此大規模的規劃出臺,勢必需要中央的統一協調,聽取各方面意見,常紀文說,“這是一大盤棋,不是各打各的小算盤。”

  ■ 分析

  京津冀為何30年未能一體化

  從“首都圈”、“京津冀經濟一體化”到“京津冀都市圈”,終于升級到國家戰略層面的“京津冀一體化”,這一過程走了30多年。這一漫長歷程后面,是機制、利益的糾結。

  對此,河北省社科院副院長楊思遠也認為,當務之急是從頂層設計上考慮,建立一個能夠協調三方的平臺,這是推動協同發展的必要條件。

  “一畝三分地”思維待破除

  “當地要發展,除了中央財政撥付,主要靠當地財稅,但沒有企業,就沒有財稅。” 河北工業大學京津冀一體化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張貴告訴新京報記者,現行的財稅體制、官員考核等促使官員都為各自的地方政府考慮,長期以來制約著京津冀一體化的發展。

  “一些重點工業園、項目是地方稅收大戶,在GDP核算中占比很大。”一名參與編制的專家表示,對于地方官員來說,除了績效考核,最牽掛的就是地方稅收,在目前以地方為單元的財稅體制下,很難進行資源共享,“企業轉出去,地方就沒利益了。”

  這一看法比較普遍。早在2010年,國家發改委國土開發與地區經濟研究所所長肖金成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就表示,導致京津冀三地無法進行深層次合作的根本原因是行政阻隔,由于地方官員只考慮地方發展,GDP政績觀作祟,三地各自為政。其在當時采訪中舉例,天津堿廠由于所需的鹽由外地輸入,又面臨運輸成本高與鐵路運力不足的問題,在天津已無優勢,肖金成曾建議天津堿廠搬遷至河北或者山東等地,或從天津塘沽區搬到大港區,但塘沽區和天津都不愿意其搬遷。

  北京社科院中國總部經濟研究中心研究總監陳智國昨日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直言,一體化最大的難點還是在于體制問題,需要打破“一畝三分地”的思維,站在大區域角度去落實一體化的定位和方向。

  在改革財稅機制之外,參與規劃編制的專家指出,也應在生態環保問題上完善生態補償機制。楊思遠表示,河北省每年給北京提供大量的水等資源,上游不允許建工廠,投資是地方上自己來搞,河北的財力又達不到,所以要建立合理的補償機制,比如生態補償機制。

  “一窩蜂”式發展缺少差異化

  一名參與規劃編制的專家表示,一直以來,三省市差異化并不明顯,“一下子撒胡椒面,一窩蜂式無序競爭,是沒法解決問題的。”

  中國社會科學院區域經濟研究所研究員劉維新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北京、天津、河北這三個地區本來應該錯位發展,但是沒有錯位發展,形成的是互相制約而不是互相促進。

  河北大學經濟學院院長王金營表示,并不是每個城市都要發展某一產業,關鍵要看自己有沒有這個能力,比如保定可以發展光伏產業,北京可以在中關村發展高科技產業園區。

  京津冀一體化中,河北相對落后,地位也比較尷尬。比如河北省各城市在定位上也較為雷同,沒有突出重點,應在一體化過程中重點選擇,根據區域自身突出重點。對此,常紀文表示,一體化既不能成為地方盲目發展非環境友好型經濟的借口,也不能成為地方擴展房地產市場的借口,更不能成為地方盲目擴展工業園區的借口。

  “如果把河北看成是個后花園,是精心打理呢?還是讓它破敗不堪呢?”王金營打比方說。他說,很多人包括河北自己,都認為河北要服務京津發展,這沒有問題,但在服務京津的同時,也要有自身的創新能力,要吸引京津的人才、資源,抓住機會發展自己,不能僅僅依靠服裝等低端行業。

  【大事記】

  ●2004年京津冀地區經濟發展戰略研討會召開,達成旨在推進“京津冀經濟一體化”的“廊坊共識”。

  ●1982年 《北京市建設總體規劃方案》中首次提出“首都圈”概念。

  ●2004年商務部和京、津、冀等7省區市達成《環渤海區域合作框架協議》。

  ●2006年國家發改委開始編制《京津冀都市圈區域綜合規劃》。

  ●2011年國家“十二五”規劃提出,“推進京津冀區域經濟一體化發展,打造首都經濟圈,推進河北沿海地區發展”。

  ●2013年習近平提出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

  ●2014年習近平對京津冀協同發展作出一系列指示。京津冀一體化被提到國家戰略層面。

  1. ↑上一篇:北京高端樓盤入市將適度放開 下一步調控思路公布
  2. ↓下一篇:住建部定調下半年樓市調控:千方百計消化庫存
分享到: 更多
河南福彩22选五9135期